• <tr id='OgE2D8'><strong id='OgE2D8'></strong><small id='OgE2D8'></small><button id='OgE2D8'></button><li id='OgE2D8'><noscript id='OgE2D8'><big id='OgE2D8'></big><dt id='OgE2D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gE2D8'><option id='OgE2D8'><table id='OgE2D8'><blockquote id='OgE2D8'><tbody id='OgE2D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gE2D8'></u><kbd id='OgE2D8'><kbd id='OgE2D8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gE2D8'><strong id='OgE2D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gE2D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gE2D8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gE2D8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gE2D8'><em id='OgE2D8'></em><td id='OgE2D8'><div id='OgE2D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gE2D8'><big id='OgE2D8'><big id='OgE2D8'></big><legend id='OgE2D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gE2D8'><div id='OgE2D8'><ins id='OgE2D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gE2D8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gE2D8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gE2D8'><q id='OgE2D8'><noscript id='OgE2D8'></noscript><dt id='OgE2D8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gE2D8'><i id='OgE2D8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>>廉政建设>>案例教育>>正文
                案例教育

                医不自“治” 苦果自食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23日 09:06  点击:[]

                岭南的3月,春意已浓,红彤彤的木棉花挂上枝头。然而,对于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原院长谢华民来说,却寒冷如冬。3月18日,检察机关宣布依法逮捕谢华民。从其被留置到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,刚好3个月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以来,在广〓东省纪委监委的指导下,省纪委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联合广州市越㊣ 秀区纪委监委,严肃查处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系列腐败案。该院原院长谢华民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基建科副科长罗瑞川被开除公职,二人均被移送〓检察机关审查起诉;原院长陈某某,党委书记、副院长韩某某,原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◥记江某某,党委副书记、副◥院长涂某某等10人被立案审查调查。三附院作为三◢级甲等中医专科医院,本应是“治病救人”的净土,却发生了班子成员①带头贪腐,医院关键部门、关键岗位人员▓利用手中权力大肆敛财的系列腐败案件,令↑人扼腕痛惜,教训十分深刻。

                沆瀣一气,同流合污

                三附院是在广州中医药大学江南西骨伤科医院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,最初只有几十名医生》,病床数也少。2001年,该院和芳村区中〒医院合并,并选址龙溪大道启动新院区建设。由于资金短缺♂,新院区建设启动不久就暂停了。直至2011年,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,三附院贷款▅1.7亿多元,才重新启动了新院区建设。2014年以后,三附院又通过向银行∏贷款的方式,大量采购医疗配套设备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一时之间,医院呈现出崭新的面貌,焕发出活力和生机。我们干部职工都认为╱三附院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。”该院一◆名职工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有一些人却动起了歪心思,嗅到了“发财”的机会。“2003年7月,因三附院龙↙溪院区筹建工作需要,引进了有多年工程管理、监理经验的罗瑞川。2004年还只是筹建办工程ζ 师的他便开始收受基建工程老板张某彬的钱物,从2000元到10万元,从人∑民币到加币,统统笑纳。”广东省纪委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介绍。

                2012年12月,谢华民』就任三附院院长,当年年底便尝到了权钱交易的“甜头”——收到张某彬的约请和8万元“见面礼”。从此一发不可收√拾,在基建工程、设备采购、药材采购、人事招聘、干部选拔等领域大肆敛㊣ 财,先后收受贿赂400多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三附院党委书记韩某某与张某彬来往也颇多,不仅将自家房屋装修工程委托给张某彬,还让张某彬多次为其私人宴请买单。纪委书记江某某本应把好执纪↓监督关,却执纪违♀纪,多次接受张某彬、石材供应商洪某等人的∏宴请,并收受洪某钱物。副院长涂某某将张某彬当做自己的私人“账房”,多次拿餐费发票々到张某彬处报销,连回老家时都不忘让其帮忙准备贵重礼品,以备走亲访∞友之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此时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官商勾结、沆瀣一气,班子成员‘各据一方’,深陷‘圈子文化’,利益勾连的关系◣链越拉越长。”办案人员介绍。

                手段多样,“广辟财源”

                欲望的☉闸门一旦打开,便如洪水猛兽。谢华民、罗瑞川等人为了兑现手中的权力,可谓是花样繁多——

                以药养“医”,肆意妄为。“长期以来,三附院一直存在收受药材供应商回扣的问题。”据有关办案人员介绍,2009年至2012年原院◥长陈某某指使医院药剂科负责人吴某某、黄某某收受多家医药销售企业药品回扣234万余元,并安排财务人员符某专设医院小金库,以处理非正常财务支出,逃避监管,谋取利益。谢华№民任院长后,发现医院收受的巨额回扣款是一个管理盲区,便打起了歪心▓思,要求黄某某每次都要将收受的回扣款先交给自己,再由自己交给卐符某。一倒手,谢华民■将近160万元回扣款装入私人腰包。

                恃权贪利,操纵招标。“只要是对自己有好∩处的,有求必应;只要是能满足个人欲望的,一定帮忙,我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满足私欲的筹码。”谢华民在忏悔书中写道。他在任三附院院↑长后,长期干预插手医院基建工程、医疗设备、药品耗材等各领★域的招标采购工作,不仅默许大量围标、串标行为,甚至还要求下属违规拆分项目、伪造招卐投标材料。在这一过程中,谢华民获得了巨额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雁过拔毛,入股谋利。罗瑞ζ川作为医院内工程建设领域的“专家”,长期负责龙溪院区基建、总务工作,财迷心窍的他总能在自己经办的工作中找到“商机”。2005年,三附院门诊住院综合楼监◎理工程招标,罗瑞川向老同事林某提供有利于中标的关◤键信息,帮助林某所在公司顺利中标,中ζ 标金额约120万元,院方实际支付监理费约430万元,罗瑞川得到近30万元“好处费”。2004年至2012年间,罗瑞川多次帮助曾某的设计公司中标三附院@设计项目,罗瑞川得到3万元□现金及手机一部。2014年,医院食堂实行社会化经营,罗瑞川设法让医院出钱购置了食堂的全部设备,让张某彬负责承包,安排其弟罗某某投入近ㄨ30万元参与食堂经营管理,轻松持有50%股份。2014年至2018年间,罗某某从食堂经营中获利约150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甘被“围猎”,贪图享乐

                没有人是天生的腐败分子。谢华民、罗瑞川等人也曾经有过理想和奋斗的青春,有过坚守原则♀的时候,但却从收受一条烟、一瓶酒、一张购物卡、一包土「特产开始,在阿谀奉承和不法商人的“围猎”中逐渐迷失了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谢华民在自述材≡料里讲,“随着工作的不断调整,岗位的不断↓变化,与外界接触越来越多,各色事▆物迎面扑来,各色人等接踵而至,各种宴请杯盏交错,各种活〗动频繁转场,各种清浊潮流汹涌翻滚。渐渐地,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和工作……更喜欢』广交朋友╲、外出应酬了,更喜欢听恭维的话、接受溜№须拍马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谢华民上任院长后,下属阿谀奉承⌒ ,不法商人老板趋炎附势,求职的、求关照的、求晋升的、想承接项目№的、想销╳售医疗设备的……纷纷找上门来,无一例外地都给谢华民送了现■金和高档礼品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投其所好、送钱送物外,还有人主◆动提供“保姆式服务”来满足其虚荣心。广州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某某曾是谢华民的学生,谢华民担任三附〗院院长后,朱某某主动包揽了谢华民家中的大小事务,谢华民︾女儿出国读书、置业,朱某某多次送去钱物,并美其名曰为其“缓解压力”;谢华民女♂儿回国,朱某某提前订好机票;谢华民女儿毕业典礼,朱某某卐主动陪同其夫妇二人出国参加,安排好所有行程。“甚至安排人每周定时向谢华民家配送新鲜蔬菜瓜果。”有关办案人员介绍,相应地,朱某某也包揽了同期三附院Ψ 的多个医疗设备采购项目,“他们的师生关系成了掩人耳目◤的遮羞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罗瑞川亦是如此。作为三附院基建、总务等重点领域】的“把关人”,罗瑞川自然会得到工程老板的特殊照顾。张某彬就是经常“照顾”他的人之△一。除了日常的宴请、送钱、送物之外,张某彬经常邀罗瑞川的家人一起搞家庭聚餐,还自告奋勇当起了孩子的人生导师,建议孩子出国读书,并持续关心孩〖子在外国的生活。这样的感情投资让罗瑞川感到既温馨又体贴,便通过泄露标底、幕后操纵、伪造招投标文件等⊙方式,帮助张某彬顺利承接项目,工程总█造价约2.4亿元,罗瑞川直接受贿近70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前,罗瑞【川曾给儿子写了一封信,告诫其子:“无论身在何方都要遵纪守法,不收任何不义之财,哪怕送给你的人是你的朋友!这些话说得容易,真○正在一生中能做到就很难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昔时意气风发,眼↓前颓然痛悔;昔时侃侃而谈,如今叹息自语……然而,悔之晚矣!(钟成材 蒋华 张弛)


                执∮纪执法者说

                每年成功治愈成千上万名患者的三甲医院,却医不好自己的“病”。从医术闻名到〖贪腐“扬名于外”,从上下齐心向前看到关键少数“向钱看”,从个别领域的亚健康到整个医院“病入膏肓”,是外因、内因共同作用所造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走偏的思想导致“病灶”多发。谢华民在自※己的忏悔书中说,“我在接触了张某彬等商人后,内心产生了落差,觉得自己为学校、医院的事业付出很多,生活上却与其他一些碌╳碌无为的同事差别不大”,虚荣、攀比成了他任性贪腐的理由。罗瑞川、江某某等人潜■意识里认同所谓的“潜规则”,错误地认为“拿人钱财,替人办事”是一种社会常态。韩某某、涂某某等人则是因侥幸心理越了红线。

                党委主体责任、纪委监督责任♀缺失①。三附院党委落实管党治党主体责任虚化,班子成员ㄨ政治意识不强,制度建设滞后,廉政风险防控流于形式。作为党委书▓记的韩某某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,在医院各项重大决策过程中,放弃原则和底线。原纪委书记江某某执纪违纪,多次收受管理服务对象所送钱物。

                政治生态恶化致使全面溃败。三附院主要领导前“腐”后继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◎他们手中的权力过度集中,花钱“一支笔”、决策“一言堂”。且院领导的学生总能在关◇键岗位任职,“老乡”总能被破格录取,“能力不如关系”的怪象丛生,使三附院的“政治雾霾”愈加弥漫。

                谢华民、罗瑞川等人的悲剧不仅属于他们个人和家庭,更对党和国家、社会造成伤害。每个党员干部都应当深刻总结反思,认真汲取△教训。

                坚定理想信念,切实做到知←行合一。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,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。广大党员干部只有知行合一,真正“不忘初心,继续前行”,才能时刻保持清醒和警惕,系好第一↑颗纽扣、把好第一个关口、守住第一道防线。

                坚持防微杜渐,切实做到心存敬畏。小事小节是一面镜子,小事∩小节中有党性、有原则、有人格。要牢记“堤溃蚁穴,气泄针芒”的古训,坚持从小事小节上加强修养,从一点一滴中完善自□己,严以修身,正心明道,防微杜渐,时刻保持人民公仆本色。

                压实“两个责任”,勤做政治“体检”。三附院的腐败问题持续时间︻长、涉案人数多、涉及领域广,不仅仅是自☆身“免疫力”差,更暴露出落实“两个责任”方面存在的问〇题。要切实加强党的全面领导,强化政治担当,勤做政治“体检”,不让责任“空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关闭